返回

上京行医后我火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六十章 要求
    多灾多难的小情侣总算是认了人,黏黏糊糊抱在一起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可怜宁陵一个做哥哥的,竟然无法把自己的妹妹从这个狗太子怀里扒拉下来,谁让他那不是东西的爹娘愧对皇上一家。

    也的确是太子对顾珞那份用心,实在难得了。

    这密定寺的住持,也就是当年那位皇子,是死是活,无人关心,一个本就该死了的人,就合该现在闭眼。

    顾珞的药粉让宁国公从密定寺的住持口中问出了芸娘的下落,宁陵跟着宁国公的脚步找到了芸娘,通过宁国公的口,宁陵终于见到了他那久违的已经因为生了顾珞而难产死掉的母亲。

    一掌劈晕了宁国公,宁陵用绳子将他捆在那柴房中,把柴房里吓得惊慌失措的女人提了出来,连同宁国公一并交给自己的随从。

    宣府悦丰客栈。

    宁国公被一盆冰水浇醒,醒来就看到宁陵和洗掉了易容的顾珞并肩坐在他面前,顾珞一侧,坐着太子爷。

    一眼看到他们,宁国公自知大势已去,下意识去找芸娘。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了十五年的人,刚刚在密定寺昏暗的柴房中匆匆一瞥他已经心痛难耐,此刻在客栈烛火敞亮的屋中,清清楚楚看到芸娘,宁国公一颗心都快碎了。

    这个被他放在心口深处的女人,不知是被怎么折磨的,竟然苍老的看上去比宁国公府老夫人还要老上几岁。

    明明也就是四十岁的人,头发花白,牙齿掉光,脸上蜡黄无泽。

    这怎么会是他的芸娘,可偏偏就是,那眼睛骗不了人,那就是芸娘的眼睛,眼角处那桃心状的红色胎记如同一点朱砂,直直点入人心,此时那殷红的桃心却成了红棕色,仿佛干涸了许久的血迹。

    宁国公恨得要死。

    “芸娘。”看着这个女人,宁国公几乎将牙齿咬碎。

    芸娘泪流满面,呜咽不止,单薄瘦削甚至已经佝偻的身体,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顾珞看着这个女人,这个害死了薛家军害死了薛大将军的女人,这个她的亲生母亲,心头生不起一丁点所谓的亲情。

    宁陵没工夫看他们夫妻相认的戏码,旁边一对小情侣的购粮已经让他有点齁得慌了,这两条老狗的狗粮就不必了。

    宁陵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声音堪称冷酷。

    “最迟五日,你安插在西北军中的那一股乱国份子就要来宣府和你汇合,我没有别的要求,就一个,你维持密定寺的稳定,让那一股人正常进入宣府。”

    宁陵说话的时候,宁国公充耳不闻,只两眼盯着芸娘。

    他的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,为了这个女人,他家可以不要,前途可以不要,孩子可以不要,什么都能不要,为什么她成了这个样子?

    不是她说的吗?

    在宁国公府她迟早都会被发现,把她送到密定寺最为妥帖。

    她虽然之前是殿下的侧妃,但现如今既然已经是他的人了,殿下也会拿她当宁国公夫人来尊重的。

    而且,她在密定寺,殿下对他会更加放心。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为什么成了这样!

    宁国公睚眦欲裂,一双眼能喷出火。

    宁陵让他这样子有点激怒,哼了一声,给旁边手下一个眼色递过去,手下当即上前,十分粗鲁的一把提了芸娘干枯的头发。

    芸娘吃痛,再加上惊恐不宁,惨叫着挣扎起来,却在张嘴一瞬,被人塞了一团破布在嘴里。

    她一双大眼睛瞪圆,拼命的挣扎,然而她看上去如同一个垂死之人,力气怎么抵得过宁陵的亲随。

    那亲随阴着脸一巴掌甩到她脸上,芸娘停止了挣扎,忽然一动不动了,就那么呆滞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宁国公红着眼转头对向宁陵,犹如角斗中的猛兽,“那是你母亲!”

    宁陵看着宁国公,“你最好知道我说了什么,不然,我现在就弄死她。”

    宁陵气息粗重下意识想要扑向宁陵,却被喜宝一把摁住肩膀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宁陵道:“别和我说什么父亲母亲,更别和我说什么天地孝道,对我来说,那只能更加激怒我,至于原因是什么,你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记住我的话,我要西北军那支乱臣贼子顺利进入宣府。”

    宁国公咬着牙,“弑杀亲生父母,你就不怕天打雷劈?”

    宁陵哼了一声,“若有天打雷劈,当年妹妹被你们活活折辱死的时候,你们就已经该被老天收了。”

    宁国公道:“杀了你妹妹的人是褚冰清,冤有头债有主,你找不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这种理直气壮,宁陵直接被他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大约你觉得我可能在和你开玩笑呢!”

    随着宁陵一声话落下,那边宁陵的亲随抓起桌上一拶刑刑具,直接套到芸娘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引了那支叛军进城,那不过是我想简单方便的将这些作乱的人端了,但并不代表你不配合我就没办法拿下他们!你最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