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冷面战神的童养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6章 宫郡守的隐疾
    宫郡守晦暗不明的审视了木樨片刻,又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“木公子不曾给我把脉,病疾已说中了七八分,难道有人向你透露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木樨摇头,“走进木仙药铺是病人,离开药铺是路人。我是第一次见到宫郡守,判断病情不过是看您的外貌和言谈举止而已。”

    宫郡守本打算走的,听木樨这么说便生出几分信任。

    木仙药铺的木公子妙手回春,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,有一首童谣还把她和战神衡大将军传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是谣传,看起来是真的。

    木公子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,他都预约一年多了也没有得到看病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次是求了茅守备引荐才得以到木仙药铺的药茶室,纠结着要不要放弃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名医看了无数,还是没能解除隐疾,年龄越来越大了,他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木公子能说准病症,我便信了你,如果你信口胡诌,我查封你的药铺。”话语中带着威胁警告,把胳膊放在茶桌上。

    木樨感觉到宫郡守很阴森,他面容上看起来平易近人,没有一般官宦的高傲和世故,但总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茅守备身上有带兵人的警惕和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气,但那种感觉很真实。

    而宫郡守眼中的不屑和猜疑却是飘忽不定的,这种人一般心思诡异,深藏不露。

    病人见得多了,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,木樨也有了自己的应对方法,不像刚开药铺时那般直接。

    向窗外看了一眼,徐徐道:“宫郡守近年来压力很大,消化不良食物无味。多食恶心难耐,大解费劲干稀不定,对很多事情不感兴趣,这一切毛病都来自积食。”

    对于高深莫测的人,话说五分即可,一些隐私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    说着走到药柜前,从里面拿了一颗大剂量的消食丸夹在两指间,顺手把药柜关上。

    拿起紫砂壶倒上一杯茶放到宫郡守面前,指间的消食丸落入茶水里,瞬间芳香四溢。

    木樨的话说中了宫郡守的病根,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肚子。

    经常腹部胀痛,肚子里总憋着气吃不进东西,口臭很重,不仅恶心味觉还在慢慢减退。

    茶水的香味刺激了他的嗅觉,端起来喝了一大口,一股凉意从嗓子眼到了肚子里,就像在泥地上划了一道冰印子。

    木樨拉了一下墙上的铃铛,铃铛连着药铺前堂,铃声一响伙计火速就到。

    重新拿了一把紫砂壶,放了些玫瑰花、菊花、茉莉花、桂花、红茶……,倒入八成热的水,淡淡的香气在药茶室里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宫郡守被茶香吸引,想问问香茶的成分,不想肚子咕咕的叫,糟了要如厕。

    伙计进来,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内急,引着他去了茅厕。

    药铺里的茅厕分男女,男左女右,白灰抹墙青砖铺地,熏香缥缈没有一点污气,有蹲坑有坐坑,不仅干净还非常舒适。

    宫郡守暗自赞叹了一声,药铺里的茅厕比郡守府的茅厕还要舒适整洁。

    先是一阵绞痛,随后污物像开了闸一般倾泻而出,干的稀的畅通无阻,多年没有如此爽快的大便了,顿觉浑身轻松。

    他看过很多大夫,服用过数不清的泻药,但都没有这一杯茶来的痛快彻底。

    伙计捂住鼻子,差点被臭气熏晕过。

    他在药铺两年照顾过很多主顾,大便如此有味道的还是第一个,这便便在肚子里存了几年憋到如此味道,顶风都能臭十里难闻至极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宫郡守神清气爽的走出了茅厕。

    肚子也软了,身子也轻了,走路都能带风了。

    木仙药铺的茶水好哇,一杯茶解决了他多年的隐疾。

    伙计上前,带他去了盥洗室帮他清洗了一番,又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袍子,将他送回药茶室。

    木樨在悠闲的品茶,看到宫郡守进来给他倒了一杯放到桌上,“那壶茶凉了,重新泡了花茶,喝杯热的吧。”

    痛快的如厕让宫郡守放下了戒心,人不可貌相,木公子虽然年轻但茶道却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他是读书人知道病不避医的道理,不等木樨问主动把自己的身体情况说了。

    “木公子实不相瞒,这几年外域蛮人总是侵犯北部边境,西汶州也遭受过几次破城的劫难。”

    “宫某身为西汶州的父母官,时时担忧蛮人入侵,夜不能寐食而无味,日子久了,不仅人消瘦房事也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端起花茶品了一口,“我有几个妻妾,但只有一个女儿,近四十不惑之年想生一个儿子延续香火。”

    木樨淡然一笑,对他的话未置可否。

    宫郡守的眼中隐藏着太多的东西,最多说了一半的实话,另外一半是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玫瑰花香和茉莉花香刺激了宫郡守的消化机能,他觉得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多年没有饿的感觉了,没想到饿的感觉如此美妙,比吃山珍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