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冷面战神的童养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7章 二姑娘匡和敏
    馨儿拉了一下木樨的袖子,低声道:“木姐姐,二姐又在为肖表哥的事闹呢,咱们暂且在院子里等一等吧。”

    木樨知道,馨儿口中的二姐就是匡家的二姑娘匡和敏。

    匡和敏是大夫人的掌上明珠,从小吃穿用度都优于其他几个姐妹。

    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擅长书画,也算是一个小才女。

    女孩子长的出众了就容易心高气傲,匡和敏就是标新立异的一个,不爱钱不爱权,偏偏喜欢上了西汶州的大才子,肖二公子。

    肖二公子是匡和敏大姨母的二儿子,长她八岁,一表人才诗词歌赋无一不精,是女孩子心中的良婿。

    肖二公子十六岁那年就成亲了,女方的家世远远高于肖家,肖家是高攀高娶。

    因为两家是亲戚经常往来,匡和敏对肖二公子芳心暗许。和肖表哥暗中约会,让他休妻迎娶自己。

    肖二公子在学院里的差事是老岳父给安排的,哪敢休妻,一边享受着匡和敏的爱慕一边找借口推诿。

    匡和敏爱他已经到了入魔的地步,辨不清真情假意,看肖表哥不敢休妻,就主动提出嫁过去为妾。

    别无诉求,只求能天天看到肖表哥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大夫人出身官宦人家注重嫡庶,素来傲气十足,不可能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去做小妾。即使对方才高八斗,是自己的外甥也不行。

    为此母女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,匡和敏是绝过食,上过吊,跳过后花园的荷塘。

    知女莫若母,每次无理取闹都被大夫人化解,只能乖乖的躲在绣楼上遥望肖家垂泪。

    她的事匡家上下都清楚,三姨娘也经常念叨,木樨也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婆子看木樨和馨儿站在院子里不进厅,知道她们不想撞上二姑娘的难堪,先进去回话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前厅里的哭声止住了,两眼红肿的匡和敏在丫头的搀扶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木樨和馨儿高傲的把头一扬,胳膊上的攒金丝镯子一晃,绣帕一甩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她是正妻生的嫡女,向来有优越感,从来不把姨娘生的姐妹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至于木樨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童养媳,能不能成为匡石的正妻还待商榷。

    如今匡石战死了,童养媳变成了新寡妇,以后只能抱着大公鸡过日子了,更不值得她搭话。

    婆子出来请木樨和馨儿进去,三个人擦身而过,彼此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夫人照旧坐在罗汉床上,看到二人进来,脸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轻咳了一声,开了口:“木樨呀,你是匡石的童养媳,要抱着大公鸡成亲为他守节。匡家和臧家的婚期要到了,家里有灵位很不吉利,你带着匡石的灵位到郊外的尼姑庵暂避一时吧。”

    木樨暗自撇嘴,老夫人还挺爽快直来直去,这是要把她赶出匡家老宅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上次提了一句,这次直接切入正题了。

    连客套话都懒得铺垫,看起来她这个童养媳在老夫人眼里实在没有一点分量。

    轻轻一礼道:“老夫人,匡石带我回匡家的时候家主已经答应了,把老宅分给匡石供我居住。”

    “为此匡石放弃了祖父留给他的百亩山林,五间铺面。我哪里都不去,就在老宅守着匡石的灵位,等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答应过匡石在家等他回来,就不会改变初衷的。

    她脾气有些小倔强,炼丹的准则是真材实料,做事信守一诺千金。

    老夫人端起茶喝了一口,“匡石他爹把匡家老宅给了匡石不假,但他战死沙场了,老宅就要收回来。馨儿要成亲了,你是寡妇不吉利,等馨儿出嫁了你再回老宅去居住。”

    木樨明白了,老夫人要把她和馨儿分开。

    匡家人嫌弃馨儿命硬克人,不肯让她回新宅子,就想着赶自己走把馨儿一个人圈禁在老宅子里。

    离开容易,想再回来可就难了,这一步她不能退让。

    馨儿性格软弱会任由他们拿捏,不管姓臧的是个什么东西,都要嫁过去。

    她和馨儿相处了六年,两人情同姐妹,馨儿也明确表示了不想嫁给姓臧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酝酿了一个主意带馨儿去退婚,绝对不能看着小羊般的馨儿跳进火坑。

    她不会搬离匡家老宅,也不会让馨儿嫁给一个混蛋。

    木樨整理了一下孝服,“老夫人,我是匡石的童养媳,愿意带着他的灵位到尼姑庵去。”

    馨儿听她说要走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木樨继续道:“有件事麻烦老夫人,匡石战场上的生死兄弟衡大将军数日后将到西汶州来祭拜。”

    “请转告他,匡石的灵位在尼姑庵。祭拜的时候不能多带将士以防叨扰了尼姑的修行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手一挥打断了她的话,“你说的衡大将军,是北部边关屡次击退外域蛮人的战神衡大将军吗?”

    木樨点点头。

    老夫人似乎觉得哪里不妥,问道:“匡石怎么从来没有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