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冷面战神的童养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章 我不去尼姑庵
    馨儿听说让自己去尼姑庵,刚抹干的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害怕,她不要去尼姑庵。

    哭着跪倒在老夫人面前,“祖母,我不去尼姑庵,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转过头去,对婆子道:“扶四姑娘起来。”

    婆子上前,拽着馨儿把她拎起来。

    馨儿再次跪倒在二姨娘面前,“二姨娘求您了行行好放过我吧,我听话不要把我丢到尼姑庵去。”说着不停的叩头。

    头撞地面“咚咚”响,二姨娘和老夫人像没有看到一般,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。

    木樨心疼馨儿,快被气炸了。

    将馨儿扶起来,“馨儿,你怎么这么倔呢,二姨娘让你去尼姑庵赎罪孽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臧家是商贾之家,是最在乎风水、时辰、凶吉、财运的。在尼姑庵菩萨会教导你佛性,菩萨只施点慈悲不管钱财,求财是对菩萨的亵渎,会遭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尼姑庵多住几日,大不了让臧家破破财,或者翻几条船。反正聘礼都送到匡家了,你还没有嫁过去,何必在乎臧家赔不赔钱呢。”

    二姨娘闻言直接跳了起来,“住口,你个新寡的童养媳怎么敢信口开河说臧家姑爷赔钱?”

    木樨一副很郑重的样子,“我在老宅里没事,就看匡石留下的书籍。很多古书典籍里都是这么说的,没过门的新妇去服侍菩萨会让婆家破财的,这就是古人常说的破财免灾。”

    二姨娘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臧家这几年才有钱的,以前是打砸抢的混混,馨儿去尼姑庵会让臧家破财免灾,如果这件事传到臧家耳朵里会闹翻天的。

    即使不退婚,也会多要嫁妆,或者推迟婚期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二姨娘不愿意看到的,儿子的生意都指着臧家的海船呢,如果船翻了,赔钱的岂不是匡家。

    不行,不行,不能让馨儿到尼姑庵去。

    二姨娘走到老夫人面前,想讨一个主意,老夫人假装喝茶不搭理她 。

    老夫人没有听说过木樨说的破财免灾的事,但老脑筋提醒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

    匡石是孙儿中最爱读书的,他书里说的准错不了。

    匡家虽然是西汶州首富,却没法子组织商船。

    臧家的两个姑娘给镇北侯司徒逊做了小妾,臧家得了便宜霸占了海上的通道。

    匡家不竭余力的和臧家结亲,就是为了海上货物运输方便。

    一桩亲事能给匡家带来更多的财富,馨儿是这桩婚事的核心。

    臧家公子无意中看到了馨儿,被她怯怯的美美的小模样吸引才到匡家提亲的。

    婚期将至,不能出任何岔子。

    去不去尼姑庵都无所谓,只要馨儿按时出嫁就好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老夫人才放下了茶杯,一顿一挫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馨儿克死了娘和她哥哥,是要赎些罪的。老宅里有匡石的灵位,也需要超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着吧,请一些僧侣到老宅里念经超度,既可以去煞气,也可以保佑匡家生意盛隆,财源滚滚。”

    二姨娘也没有更好的主意,也跟着点了头。

    红唇一撇道:“账上有匡石铺子里的分红,超度请僧侣的开销都要从他的账上支,家里总账紧张是不能支付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木樨想爆粗口,但想到三姨娘可能被责难就忍着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老夫人看了看馨儿又开了口,“馨儿呀,好孩子,祖母向来是疼你的。你大哥匡东在议婚,女方家世很好,二姨娘想多添些聘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了看二姨娘,二姨娘心思灵巧把话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选来选去,选中了臧家送来的聘礼中的十对东珠,两扇玉屏风,两对祖母绿的镯子……。你和东儿是兄妹,我想你不会反对把自己的聘礼给你大哥用吧。”

    木樨几乎喷出来,匡家是西汶州首富,哪在乎这点东西扫扫墙缝也够了。

    匡东是长子,亲事极受重视要什么家主都会给的。

    故意克扣馨儿的聘礼,还不是想刮一层油。二姨娘果然精明,这点手段都使得出来。

    馨儿迟早要退婚的,聘礼要原封不动的退回去,东西不能动。

    馨儿头都不敢抬,低声道:“大哥需要什么二姨娘拿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二姨娘听她这么说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没娘的丫头就是好欺负,几句话就把价值不菲的东西占为己有了。

    木樨一拉馨儿的手,“还不快谢谢二姨娘,让她再费些心帮你改一改礼单。”

    馨儿愣了,二姨娘霸占了聘礼还要谢她,木姐姐晕了吧。

    咬着下唇,怔怔的看着木樨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木樨知道她被说糊涂了,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臧家下聘礼的时候是有礼单的,家主答应了臧家家主成亲的时候把聘礼部带回去,一件不留。如果礼单不改,臧家就会发现聘礼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臧家家主原本是码头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