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冷面战神的童养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39章 庆功宴
    大夫人郁锦瑟对匡裘宽彻底的绝望了,没有了夫妻之间的情爱,心如死灰不想在痛苦中煎熬。她有病不请大夫不吃药,生生把身体拖垮了。

    女儿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,儿子在郡守府官职做的稳,让她深感欣慰。她已经为儿女安排好了往后的生活,也算了无牵挂了。

    她要强了一辈子,倔强了一辈子,恨了一辈子,最终只有一双儿女是她的牵绊。

    重新穿上二十多年前成亲时的喜服,化上美美的妆容,点燃了锦欣居床榻上的幔帐,她要用这样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愤恨。

    重新擦拭了一遍陪嫁的锦瑟,在院子里奏了一曲《恨终身》款步走入了火海。

    匡裘宽眼睁睁看着妻子被大火吞噬,疯了一般冲进大火里想把她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锦瑟,你忘了我们初见的时候吗?出来,快出来。我是爱你的,你才是我的最爱,锦瑟!”

    生死关头他才意识到大夫人多么的重要,她是他的挚爱,只是他风流任性伤透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两人早已形同陌路,再不复往昔的恩爱。

    大夫人心意已决,不愿意再承受世间的痛苦,说了一句,“来世再也不复相见。”将他推出去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大火熊熊燃烧,所有的人都在逃命,任由匡裘宽呼喊,用匡家的部家资做答谢也没有人来救火。

    房倒了,屋塌了,大夫人变成了一具黑黢黢的焦骨。

    匡裘宽的心理防线也坍塌了,这时才知道伤的郁锦瑟有多深,让她怨恨了一辈子,宁肯化成灰烬也不愿意和他一起逃命。

    巨大的打击让他彻底的疯了,来世再也不复相见,是怨偶间最狠绝的誓言。

    大夫人郁锦瑟就这样结束痛苦的一生,她出身名门才貌出众,却爱错了人嫁错郎,成亲的那一天尝尽了一辈子的甜蜜,以后的二十多年都是在地狱里煎熬。

    匡裘宽抱着大夫人的锦瑟,时而哭时而笑,看到人就说,明天是他大婚的日子,要迎娶的是郁家的小姐郁锦瑟。

    家中发生变故,匡家被洗劫一空,匡老夫人深受打击,一口气没有上来到地下和匡老太爷团聚去了。

    七姨娘不见了,有人看到她跟着一个和尚跑了。匡裘宽变得癫痴,没有人过问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六姨娘怀孕了,她拖着有孕的身子照管着匡裘宽,让他不至于饿死。

    鲍志青带着大军杀到凉桥村,斩杀了村里的几家大户,掠夺了财物。

    村里有人说凉桥村学堂里有一张价值连城的古琴,急于筹措军资的鲍志青包围了学堂。

    兵士把匡老先生抓了来,让他交出古琴。

    匡老先生说学堂里没有古琴,只有穷人家的孩子,鲍志青大怒下令杖杀匡老先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左先生和明明被抓到了鲍志青面前。

    明明把怀里的古琴交给鲍志青,忽闪着大眼睛道:“这是我娘亲留给我的佳瑶琴,琴给你,把匡老先生放了吧,他年纪大了经不得打。”

    鲍志青看着熟悉而陌生的面孔,想到了死去的妻子秦嘉音。佳瑶琴是妻子的爱物,他当然认得。

    俯下身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明明没有被一身血渍的鲍志青吓到,笑道:“我叫明明。”

    明明,他的女儿也叫明明,可惜是个瞎子。

    睹物思人,唤起了他心中仅存的一点良知,“你的眼睛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明明摸了一下眼睫毛,“我生下来的时候是瞎子,是木姨母医好了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鲍志青握剑的手颤抖了一下,发现看孩子身后着蓝衫的人竟然是左韵。她怎么穿长衫扮成男人的模样?

    自己的女儿是被左韵带走的,那眼前这个大眼睛的小姑娘就是女儿明明了。

    他问左先生:“这个孩子是谁?”

    左先生苦涩地一笑,“她叫明明,是我的女儿,也是嘉音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明明点点头,“我娘亲叫秦嘉音,祖居京都,我舅父是国画大师秦克,他画的《赏秋图》闻名天下,祖父去年病逝了。”

    秦克曾是鲍志青的挚友,大祁第一国画大师。

    这个明目皓齿的女孩子是自己的女儿明明,她的眼睛好了。

    鲍志青抚摸着明明的明眸,眼睛蒙上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妻子秦嘉音去世他都未曾掉一滴眼泪,面对五六年未见的女儿燃起了父女之情。

    “明明,我是爹爹。”

    明明跑到左先生身边,惊恐地问道:“娘亲,他说是我的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里爹爹是一片黑色,声音也早已模糊。

    左先生仰望天空不让眼泪流下来,拉起明明的手道:“你爹爹姓鲍,叫鲍志青,你去问他姓字名谁,娶妻何人?”

    明明怯怯地走到鲍志青面前,“将军尊姓大名,娶哪家女子为妻?”

    鲍志青干裂的嘴唇颤动了一下,“我姓鲍叫鲍志青,迎娶的是京都的名门闺秀秦氏嘉音。”

    两行眼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