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之农门小辣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九章 挑拨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春桃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心里忍不住腹诽,感情这何家小秀才,不,小童生,书没读多少进肚子里,倒是读书人自视甚高的臭毛病学了个十足。

    这得多大脸啊,不过是原身因为感激婆子的照拂,又没别的报答方式。

    恰好听说何文昌生病需要一样药引子,这药引子虽然不值什么钱,可这药中要是缺了这药引子,那药力就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药引子虽然不值钱,却十分难寻,何家人寻了许久都没寻到,倒是满村人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张春桃原身想还当日婆子的恩情,私下去求了郎中,问清楚了药引子模样,冒着大雨上山寻到了,送到了何家。

    也算是报答了恩情!就这么点事情,就能被何文昌认为原身心悦他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无风不起浪,听何文昌那话音,倒是婆子似乎看中了原身?还在何文昌面前露了口风?

    以后还得离何家人和婆子远些才是,免得又被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张春桃气呼呼的背着竹篓走了,留下何文昌一人,呆呆得看着张春桃走远了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最后留下的那句话,是说自己想错了?她压根就没有嫁给自己的心思?

    何文昌想明白这点,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,只觉得羞臊万分,还好这周围没人,不然他都要寻条地缝钻进去了。

    有辱斯文!今日真是有辱斯文!居然在一个乡下丫头面前出了如此大丑!

    一时心里又恼又气,有心想骂两句泼妇,又实在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正没个开交的时候,迎面走来一个汉子,看到何文昌站在那里,手里捏着个馍馍,一会咬牙切齿,一会又似笑非笑的样子,看得人心里只渗得慌。

    听说这读书人,读得时间久了还不能高中,会将自己憋疯的!

    莫非这何家小秀才因为考了三次都没考中秀才,把自己个给逼疯了?

    这汉子后背凉飕飕的,大热天的只冒凉气,本想绕过去,可只有这一条路,偏何文昌还站在路中间,怎么都绕不过去。

    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打了个招呼:“何小秀才,这个时候了,咋还没回家吃饭?”

    何文昌回过神来,对上那汉子打量中带着同情,同情中透着几分害怕的眼神,虽然有几分奇怪,可他一贯是不在乎这些的。

    只淡淡的点了点头:“铁蛋叔,我先走了——”

    走了两步,看看手里的馍馍,做势要丢,手都举起老高了,铁蛋在一旁看着,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,心里嘟囔着:糟蹋粮食啊!那可是一个馍馍!丢了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!

    又见那何文昌,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又将那馍馍收回来,看了看,捏了捏,又揣进了怀里,这才真走远了。

    铁蛋看着何文昌走得没影了,才长出了一口气,摇摇头感叹:这读书人果然脑子跟他们大老粗不一样,拿着馍馍不吃,弄这些花样出来——

    且说张春桃还没到张家,就看到张家院子里升起了炊烟,晚饭应该已经做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等她走到门口,二丫和三丫正往树下饭桌上端饭菜呢。

    张大成和张夏宝坐在饭桌边,赵氏正给他们打着蒲扇,自己热得头上都是汗也顾不得擦。

    见张春桃进来,忍不住就念叨:“你这一下午跑那里去了?多早晚了才回来?寻到什么好东西了?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上前来看。

    张夏宝一听,眼睛一亮,也跟着走过来,还不等张春桃放下背篓就要翻捡。

    结果看到上面的几根柴火,顿时大失所望,嘴角一撇:“上了趟山,就背回来这么点柴火?没寻点野果子什么的?”

    以前张春桃上山,少有空手的时候,有时候是几个酸梨,有时候是一小把山枣,她都舍不得吃,带回来给弟妹解馋,多半都是落到了张夏宝的嘴里。

    这次什么都没有,自然心里不痛快,看张春桃的脸色就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旁边的二丫见了,顿时觉得机会来了,忙凑上前:“大姐,大哥听说你上山了,可是等了一个下午,就等着你带点好东西回来呢!怎么就只有这点柴火?别不是大姐你在山上找到啥好东西,自己吃独食了吧?”

    这挑拨的意思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张夏宝是个没脑子,一贯只想着自己的,听了二丫的话,顿时就不干了,伸手就将张春桃背着的背篓往前一推。

    张春桃猝不及防,一下子往前栽过去,不过还好她见机快,没有直接用手去撑着,而是顺势一偏,就扑在了二丫的身上。

    二丫看到张夏宝出手,心里正得意呢,哪曾想张春桃扑过来,连人带着半篓子棠梨树叶子,都压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一时撑不住,两人一起滚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过张春桃因为压在二丫身上,倒是没受什么伤,只胳膊肘被背篓挂破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二丫却被压得哎呦哎呦只叫唤,尤其是她的脸,撞到了张春桃的后脑勺,本来就还没消肿,越发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